[游记攻略] 普桑老爷车藏地行

  [复制链接]
楼主: 飘了二十年
发表于 2012-4-18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飘了二十年 于 2012-4-18 18:01 编辑

927日清晨,在雅江,天不亮即准备动身。
当天的计划是在天黑前跑到巴塘,计327km。若在内地,这也不算什么长途路,半天就跑到了。
但这是在山区的盘山路(更要命的是,318国道新都桥至理塘段现在全线改造。车辆在大工地中走,其情状可想而知。同时,不定还要遇到漫长的施工限行),且海拔全天在4000米左右,这对初上高原的我,不管是从驾驶技术还是从身体状况,都是一个检验。
中途倒有一县城可以投宿,即世界第一高城,海拔3968米的理塘县。但海拔高,入夜难熬,人需承受失眠、心身严重不适的困惑。加以理塘县,和理塘至巴塘段路上,治安状况不太好,故自驾者很少在理塘停留。
说到该地区的治安状况,源于一定的历史与现实的根源。
首先,该地区地处四川西部藏区与西藏自治区的交界处,居住着藏族中最为剽悍的康巴藏人,手中有刀、枪、炮。其次,该地区与汉民居住区最近,或多或少地受到汉民中一些丑恶现象(敲诈、抢劫)的影响。加以该地区地处四川,虽同属藏区,因为国家对四川与西藏的扶持政策不同,故该地藏民的负担比西藏那边较重,心里自然不平衡。
前一天的晚上,我在雅江的藏餐馆小饮,与藏族老板谈起。老板称08314事件之后,当地政府收缴枪支。收缴枪支可不能硬来,否则康巴汉子操起枪、炮上山跟你干,若镇压又会在国际上产生影响。
所以,收缴枪支,需扎牌坊、搭戏台子,开缴枪大会。
就象当年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胸带大红花、乘卡车、奔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象国企改革初期,动员企业富裕人员下岗,呼“下岗光荣”。
奶奶地!光荣下岗的人们,现在哭都找不到没人的地儿(中国到处都是人)。
现在是缴枪,“缴枪光荣”。至于戴没戴大红花,老板没说,我也忘问了,不得而知。
赵本山为什么能一举成名且经久不衰,主要是因为他从小,就受党的教育。
政府还要派工作人员,深入到康巴汉子的家里去做工作:“你们家里,多少也要交一支吧?”
看样,每家都有几支枪。
老板还讲,有次康巴汉子们一兴奋,几百人拉着枪炮闯入当地武警部队的营盘,将柴、米、油、盐全部抢走,士兵们人少,束手无策。
多猛。
部队现在在该营盘,只有多派住军。
没办法!
听了虽心惊,但从网上知,藏民全民信彿,只要你不做激烈反应,他一般不会伤及你的生命。这时,我感叹,我所带的电警棍、催泪瓦斯之类防身产品,相对于枪炮之类武器,眥属小儿科。
所以,到那一刻最好的防身武器是举双手。举的高吗?若嫌举得不高,我再举高点!要财物吗?我帮你搬,只要U盘留给我(一路所拍照片,俺拟全存在里面备份)。钱,协商,多少给俺留点吃饭钱。
老板见我听得一惊一乍,又反过来安慰我。说现在的社会治安状况比以前好多了,现在到处都是住军。只要单车别走夜路,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
那最好,我可不想与我心中的大侠们进行面对面地交流。
故,我决定早动身,完成自己今天的路程,单车,天黑前赶到巴塘。
出宾馆,欲吃早点,见路边所停自驾车群中一苏K波罗车。询是否能结伴,其傲然称只要你能跟得上,就一起走,说罢三辆车绝烟而去。
我不吃早点,即追。
其车队由两辆越野车、一辆波罗组成,因波罗底盘低,又是坎坷土石路面,车队车速肯定慢。我普桑,小车中的拖拉机,不耐烦,轰油门,超,打算在前面摄影等他们。
其间,路过武警一营盘,汽车兵列队跑步步入停车场。
我跑,天微亮,我判断路面状况失误,车托底了!

psb[1].jpg

点评

嗯 看到这,最有意思的一段了。  发表于 2013-3-26 18:55
这段讲的碉堡了  发表于 2012-5-4 17:51
发表于 2012-4-18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后面越野车跟上,从车上下来的小伙子们问是否需要帮助(来川藏的自驾者,成行前都从网上阅读大量帖子,晓然川藏线上司机团结互助蔚然成风,故皆愿将此风延续下来)?
我感激!
我正从车后备箱里取拖车绳,小伙子们正阅读越野车的《产品使用说明书》,研究他车的拖车螺栓应该向哪里安装时,后面的军车队跟上。
跑过来几位士兵,看小伙子的车嫌功率不够,让其退后,让后面第二辆丰田4500拖。
psb[3].jpg
psb[4].jpg
评分记录威望 收起 理由
91888 + 10 赞一个!
总评分: 威望 + 10 
发表于 2012-4-18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好帖,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2-4-19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气读到这
期待继续
发表于 2012-4-19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中。。。。。。。。。。
发表于 2012-4-19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125P服#145
发表于 2012-4-19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一下,我脱离困境。我赶紧将车停在路边,让后面的车队先行,此处海拔近4000米,车托底心急、从后备箱搬上搬下车西,巳使我气喘吁吁心发慌,忙喝两瓶“红景天”。
我向4500司机感谢。4500司机说:“没什么。都是路上人,应该的。”
这是川藏线上互相帮助后,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报着感激心情,打算等军车队过完后我再走。可军车太多,没办法,发动车,夹在车队中走。
没走多远,前面又是被大车轧出的沟槽路面,周围有公路施工人员正在施工。我单边车轮轧土脊前行,谁知土质松软,车轮一滑,我又托底了,车熄火。
心急。我重发动汽车,车通电但起动机不工作,罢了!
后面军车里又下来几位士兵,征求我的意见,能否将我的车向边上推推,好让车队通行,我连口忙不迭的同意。人家军务在身,俺是油手好闲到川藏上蹓跶,耽搁人家的正事,真不好意思!
军车从身边不停地过,我打开发动机舱盖板,开始装模作样地研究,其时很心慌:车队过完,身边公路施工的人员一撤,这高海拔的荒郊野外,就剩我一个人在这值班护路了,悲伤。
还好,手机还有信号,向家里汽修厂的电工张师付打电话,张师付让我用一根电线怎么连一下,我也听得云里雾里。这时,施工人员中负责指挥交通的康巴汉子近前,两手也不停地比划(言语不通,可能他在家开过拖拉机,懂点)。这时,我将蓄电池引出的一个插头拔下的线又插上,再发动车,着了(估计一路颠波,这个插头接触不良了)。康巴汉子赶快跑回他的工作岗位,示意双向车辆停止,让我这受苦又难的老爷车先行。
多好的康巴汉子!我报以“扎西得勒”。
重上路,跌跌撞撞,好容易爬上了海拔4659米的剪子弯山山垭。姥姥地!你说我容易吗我!要拍张照片以记录。身边军车不停地过,我拍照片时,军车将路右边的标示牌档住了。驶过的军车不停地呜笛、尘土,还有高反的身体不适,算了!就这一张吧。

psb[1].jpg
发表于 2012-4-19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山,忽想两次托底,车别有什么问题?停车,少顷,车向前开点,下车检查原停车处的地面上有无漏油的痕迹。哈!安然无恙,继读上路。
那天以后的路上,不管再复杂的路面,我小心翼翼,车再也没托底。
其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公路施工工人不知为什么,在路面横向用土堆一个高高的土坝。我若慢慢过,看那土坝高度,前轮过后,肯定车托底。到时我前、后轮都不着地,我才难受呢!
我心一狠,轰油门,冲过去。车前轮飞起、落地,车后屁股随后也向地面重重地一落,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车后座上的杂物,也互换了一遍位置)。
在修路工人的笑声中,我过来啦!
在盘山路上,跟着军车队走,也受罪。跟得近,前面军车扬起的尘土影响视线,看不清路面。若远,后面的军车超过时又带起一片尘土。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受苦受难,我打左转向、打远光灯,我超车。
也不顾车在凹凸不平的土石路上乱蹦,我加快车速,我一辆辆地超。川藏线上的汽车兵真不错,从没见到开霸王车的,只要见到后面有超车的,马上让出路面。
真不错。
军车队停车休整时,看到一位位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汽车兵,下车松松筋骨。他们为了西藏的安全与稳定,常年在这险峻的路上行走,真难为他们了。
敬礼!
到理塘,脱离军车车队,加油(老驴建议的:在川藏线上,见“中石油”就加)。
看辆辆军车驶过,我心不急,因为等待加油的车辆中有一湘A车。我上前问,谁知人家加完油准备向南去稻城、亚丁,从云南回湖南长沙,和我不走一条道。
我赶快加油,好去追军车队。
加油时,或骑摩托车、或骑农用三轮车,近身多是五大三粗的康巴汉子。都愣怔怔地看着我,我幻想这可能就是虎视眈眈之状,心里确实有点发毛。若不是在加油站里,我肯定会向他们每人敬烟。
加完油,我奔西。
一边小心的在街上走,一边硺磨网上“理塘用摩托车、拖拉机碰瓷”的说法,密切注意路两侧,以防哪位“大仙”突然近身。
我可不想面对康巴藏刀,耳闻“掏钱!”声声。
忽见前有警车,跟上,心里踏实了点(拟我这普桑为官员车,前有警车开道)。谁知这警车没走多远,一拐弯,走了。俺还得继续向西!没办法,你说它也不护送俺一程。
出城,俺驾车撒丫子就跑,追军车队。
哪见军车影。
按说军车车速不快,俺很容易就能追上,但就是不见影。这真怪了!路就这一条,难道这庞大的军车队能上天入地?我忽然想起,别他们也奔稻城、亚丁去了,去给那湘A车当保镖去了。
此时,俺彻底的成为单车奔巴塘了。
心里紧张,密切注意前后。看前跑一出租,想象:是不是刚才在加油站里,哪位康巴汉子有了思路,打车赶回寨子,准备纠集一伙人,操枪持刀在路上恭候俺的到来。
超过去。
车超过去后,俺又想:这有什么用?人家在出租车里打一个电话,同样可以指挥前面寨子里的人,把伏击圈备好。
你说普及移动电话这“高科技”干什么?净给俺添心思!
现在回想起来,人家出租车走人家的路,俺走俺的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关键是当时人一紧张,登时想象力就丰富起来了,俺此时方深刻体会到中学语文老师解说“草木皆兵”这句成语的含义。
俺继续奔。
忽见一警车停在路边,两警察在车旁与一藏民正说着什么,俺停车,向警察打听前面路上的治安情况。警察说:“没事。你这车,天黑前肯定能跑到巴塘。你注意:路上要有成年人招手拦车,你千万不要停车。”
谢过,继续上路。
理塘距巴塘187km,其中到海子山脚下前的78km全部是没铺装的土石路。好在是海拔3900多米的高原谷地,路不是盘山道,是直道。
好,我狂奔。
车一路急驰,车后拉起一股长长的尘烟,煞是壮观。若当时有拍客从远处的侧面,给俺拍照片一张,贴到文中,俺也可秀一把。
可惜没有。
车在土石路上激烈地颠波。
俺当时就是一个“赌”。
车若争气,带俺顺利到巴塘,万幸!
若车在途中罢工,俺只有时刻做好准备,待康巴汉子临近时,高举双手。
绝对举得直。
临近海子山时,风光真不错。
远处连绵巨大的山峰上履盖着平绒般的草甸,延过广阔地谷地,直至公路两侧。草原上散布着成群的耗牛、羊群,还有点点藏人的帐蓬。夕阳透过云层,在山坡上、草原上留下巨大的光斑。
山、草原、蓝天、白云,还有那天与地的自然、光与影,所形成的风光,其美无以言表。
赶路要紧,我一张照片都没拍。话说回来,我这次自驾,属探路性质。
我还会再来的。
上海子山,路忽现油路,大喜!低档加速,快速上山。
景也时瞬变幻。近山高原金黄草甸,远,奇峻山峰、色彩斑斓,还有冰川挂在高高的山谷。

psb[3].jpg

psb[2].jpg
发表于 2012-4-19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psb[2].jpg
发表于 2012-4-1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至海子山海拔4685米的山垭,我顿时无语。
黑黑的群峰下,现两静静的秭妹湖。
高山静湖,若处子清纯,静静沉睡。背后有黑肤色武士般群峰地拱卫,武士颈上披着哈达般的冰川。
清纯、静默。似自然净土与闹市来人的无言对语。
我确实被震撼了。

psb[2].jpg
发表于 2012-4-19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超赞,顶楼主
发表于 2012-4-19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叔叔 你的文采真好..佩服你
发表于 2012-4-20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LZ的文采真好  精彩的帖子
发表于 2012-4-20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静默良久、拍照,还要走路。
我发现这路上的自驾者,都汇集到这里了。
以后的路上,当我听到自驾者说到“在川藏线上,你不是追上别人,就是被别人追上”这句话,我就想到海子山上的这一刻。
终于找到大部队了!
我与两沪牌自驾车商定好,一起奔巴塘,一起下山。他两车在前,下山急快(五档车他们最多挂四档),车在坡陡弯急的盘山路上急速狂奔(上海人办事效率就是高,开车也开得飞快。速度第一、安全第二,也许上海重振雄风靠的就是这)。
俺隔壁邻居他的大哥呀!俺不和你玩了。
俺下到湖边,连忙拍张照片,俺先跑。
psbCAGKAG91.jpg
发表于 2012-4-20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俺有自己的小九九:
路过“抢劫村”,俺能闯过去就闯,远远地看到闯不过去,俺停。
若敌人进攻,俺倒车。
实在不行,俺调头,撒丫子往回跑。
反正后面还有大部队呢。
宁愿当尖兵,绝不当后面的掩护部队,掩护部队一被敌人包围,可没人救你了。
车沿盘山路急速下滑,渐入山间峡谷,群峰叠嶂、植被茂盛。清幽净然境地,俺也摸不清“抢劫村”倒底是在哪里(只从网上看是在拉拉山隧道附近)。
忽在路经藏寨时,有一家盖房施工,装载机向自卸车中装土,将国道堵死。我停车(因是尖兵,当然是排头第一车),门窗皆关闭。静观车周围藏民,老人聚坐言语、儿童奔跑嘻戏,似无敌意。
俺静等,后面的自驾车队也跟上,也静等。一会,自卸车走,路通,俺复奔。
又路过一藏寨,寨边一群青年藏民聚站一群,若汉民村中游手好闲之辈(可能就是藏混混)。见我车来,忽群中走出一人招手拦车,啍!俺才不停车呢!60码车速通过(你若真有急事拦车,会另站一旁远眺来车方向。忽招手,俺停,群聚车周,俺不成狼群中之恙羊)。
不停地过藏寨、还有隧道,有人招手,皆不停。时遇路旁陈放的根根树干,这可能是天黑后横置路面、阻碍车辆、进行抢劫的道具。
路遇一营盘,看汽车兵整齐停放的辆辆军车,是今天同行的车队先到?还是别路的人马?俺不知道。
再奔,巴塘到了。
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俺的心放下了。
一天的故事实在太多,俺确实也累了。
事后,听驴友小骆述,他就在至巴塘前被劫。
当时,他正蹓旱冰通过时,听几名藏民呼“扎西得勒”的同时,几个石块飞来。所幸他当时带着骑行者的的头盔,未为所伤。但躲石块、失重心,人倒地,即被“俘获”。遍搜上下,欲收手机,小骆肯定不同意(他一路的影像资料都在里面呢)。
最后,留下身上所有现金(二千余元)作为买路钱。
第二天清晨,在巴塘县W宾馆客房,起床拉开窗帘,满目青山。
psbCAPCFFHJ.jpg
psbCA80RKPS.jpg
藏区真是好地方。
发表于 2012-4-20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插队,顶好贴。。。。。
发表于 2012-4-20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飘了二十年 于 2012-4-20 22:10 编辑

928,考虑到前一天从雅江至巴塘,先是车两次托底,后又在理塘至巴塘那段土石路面上颠波狂奔,再加上车的底盘巳出现异声。所以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汽修厂对车的底盘进行全面的检查。
这一路,可不能开着带病的车跑。
到巴塘规模最大的汽修厂,尚未上班,厂门口巳有一苏E车牌JEEP指南者在等待。自驾者见到自驾者,总要聊上两句,他也是来检车的,上海人。交谈中,上海人带着炫耀,间或还有点自我陶醉的神态说:“车要经常检查,不能出问题。再说也花不了多少钱,小钱!”
我听了立马就烦了:就有那么一部分上海的小市民,在花一元钱时,时刻忘不了怎么想办法,能玩出好象是花两元钱的潇洒。你说到这川藏线上玩自驾的人们,谁没有几个小钱?
这时,来一苏A车牌一汽的奔腾车,车上下来一对年轻夫妇。我兴奋:他车的性能比我的车好,但车底盘比我的车低,估计我跑赢他是不成问题的。
行,这车有结伴而行的可能性。
一问,是南京人。男卢姓,自已做生意,人很实在;女,姓氏没问,在江苏移动工作,挺文静。他俩利用女方工休假出行,时间较紧,计划检完车就动身,当天赶到左贡。
我原打算上午检车,下午休息,就在巴塘休整一天。但想到昨晚电视有电源没节目,也没什么好吃的,罢,走。但走到哪?我当时没有拿定主意,跑到芒康没问题。若跑到左贡,269km,我还是有点拿不定主意。
不管怎样,都是奔拉萨的,且都是在这同一条路上晃荡,先结个伙再说。互留手机号,为表结伙诚意,向这新“同伙”发放催泪瓦斯一支,用于路上防身。
检车没有什么问题。车底异响,是因为车底护板因托底变形,与平衡杆磨擦产生,撬撬就行了。其间,小卢用他随车的气泵,帮我清理空气滤里的尘土,感激!
检车收二百六十大元,小宰我一刀。
回到住处,擦档风玻璃、后视镜上前一天从公路改造工地上“收获”的泥浆(人可短期不洗澡,但脸要天天洗,否则挂着眼屎影响视线)。装车、退房。
在我准备吃午餐时,看到“同伙”小卢发来的短信,他们夫妇已于半小时前动身。
我晚他约一个小时动身。
出巴塘,心情大好,今天走的是油路,这与昨天的路是天壤之别。车中速行驶,间或路过村寨,一派田园风光。公路筑在金沙江畔,再行,看到了金沙江大桥,哈!过了桥俺就进入西藏啦。从在西安办完正事动身,到现在经过了四天多的奔波,俺终于要踏进西藏的地界啦。
兴奋!
psb[4].jpg
发表于 2012-4-20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飘了二十年 于 2012-4-20 22:11 编辑

俺要站在这牌子前来一张。

psb[8].jpg
发表于 2012-4-21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飘了二十年 于 2012-4-21 06:27 编辑

过了桥即是关卡,登记时警察小伙子说:“你不知道桥上是不能停车的吗?”俺想起,《交通法规》中好象有那么一条,俺忙赔不是,他也没再说什么。
边行边想。
这牌子怎么竖在桥中央?这桥又那么长,我为拍照在桥中央停车,差点被扣分罚钱。
又想。
一般两省交界,如以河流为界,会在横跨河流的桥梁两端分别竖两牌坊。一端的书“欢迎您来到西藏”,一端的书“欢迎您再来西藏”,而这里是桥正中间竖一牌,上书“西藏界”。
再想。
一般国家若以江河为界,通常国界以江河的主航道为界,国境线的界牌自然就竖在桥中央。
噢!我明白啦!这不定是哪个藏 独分子潜伏进了路政部门,在桥中央竖的这个牌子,是为以后搞分裂活动划定国界作准备的。
肯定就是这么回事。
从网上看,西藏地区的治安状况很好,踏过西藏界,顿感轻松。
来一张。
psb[7].jpg

点评

。。。这段楼主很河蟹、、  发表于 2012-5-4 18:05
发表于 2012-4-21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路变成这样的了。
psb[9].jpg
不影响心情,开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