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些驴们

  [复制链接]
楼主: mywfw
发表于 2011-11-10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那些驴们之
                                                  七
      写在驴友印象记之十四—“悲喜北风寒”前面的话。
      屎努犟急的写完“悲喜北风寒”,俺却觉得很不满意。因为此文提前公告于驴友,有点吊人胃口的意思。而写好之后,觉得不甚具可看性。没有写出北风寒的靓点、看点、笑点。美女的三点式比基尼为什么撩人眼球,就是因为有三点。而写这一类文章能吸引人,美女比基尼那样的三点一定不可或缺。
      看CCD、老边、南之岗、北风寒等才子写的文章、游记,这三点都是十分的抢眼。读他们的文章,轻松、愉快。那些情节的描写,精彩的对话,独到的思维,诙谐幽默的风格都让人情不自禁地拍案叫绝,一笑再笑,看了还想看以致回味无穷。再看看俺写的,开玩笑地说真“清冷冷恰似那北风寒”。写北风寒的喜,不觉得温暖,写北风寒的悲则一悲到底,写不出那暗夜中皮鞭下“兴奋的呻吟”以及那“痛苦而满足的呻吟”。
      俺和CCD、老边、南之岗、北风寒等才子比,就是小巫和大巫之比,绝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写“悲喜北风寒”真是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为了能让自己过眼,俺反复看能找到的他们的文章游记,琢磨模仿他们的风格,抓耳挠腮搜肠刮肚地反复推敲、修改用词,但也没有什么起色,却有点东施效颦的结果。基础不好又回天乏术,无奈之下也只好这样献丑了。
       这段话本来应该在“悲喜北风寒”文后说,但写在前面就算给驴友提前打个预防针,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免得读完大失所望。
       敬请各位驴友大虾拍砖见谅。
       注:“悲喜北风寒”悲在前,拟应先写悲,实则是因悲北同音,为区别易读,故将悲放前。但根据驴民开门见喜、报喜不报忧之习俗,又据所谓诡辩法之对立面相互关联和相互转化的定律,拟先写喜。喜后有悲,而悲后又有喜,虽悲喜互相转变之无穷尽也,但神亦无管三变之后良策。北风寒因写驴友印象记而获喜,喜后遭驴陷害而致悲,悲后又获驴友相助而洗清罪名又得喜,亦符合诡辩法之定律也!故仍先写喜。
       再:昨天上午打开电脑,本想发“悲”文,但一看,CCD、北风寒大虾横空出世,给“春来茶馆”接起竹竿来了。先粗粗看了一遍,又细细看了一遍,感觉真是:大虾身现,惊煞驴版。CCD那穿越的头脑、跳跃的思维,犀利的文笔、搞笑的调侃简直盖了帽了,几年没有看到CCD这样风格的文章了。读他的文章,感觉那就是一气呵成,就像机关枪扫射,中间没有停顿。相信如果看CCD说话,绝对是手舞足蹈嘴冒白沫,别人没有插言的机会。北风寒则不要细表,“悲” 文里尽有描述。
       看完接竹竿,觉得怪有意思,便也关公门前耍大刀,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顾正业,也给接了一篇。后来办事回来,再看看觉得接得不妥。北风寒的77搂安排南之岗因“钢鞭”被军统头子CCD掐死而“吐血而亡”。 这南之岗一死,则北风寒之悲亦无“悲”可写了。北风寒之“悲”的因由是因南之岗而起,南之岗死而北风寒冤不雪自消,那俺这“北风寒之悲”岂不是无的放矢,无由之作了嘛!所以,不能让南之岗死,所以要让南之岗死而复生。 所幸俺的竹竿下面还没有人接,赶快打出一行字点明南之岗没有死。刚想怎么构思情节,又有事要办,便又匆匆写了几句,以至将南之岗死和“钢鞭”死张冠李戴,搞的牛头不对马嘴让人糊涂。等再办完事回来,赶快又补了个补丁,以便“春来茶馆”的竹竿能继续接下去。
       其实,北风寒真不应该让南之岗死,乔布斯死了也就罢了,而“春来茶馆”的大戏才刚刚拉开幕布,精彩还在后面,军统头子CCD已经出场,撒旦、老杜、天亮、小白菜等潜伏名驴相继亮相,“钢鞭”之死将掀起涛天大浪。我揣摩,那个与“钢鞭”有千丝万蒌说不清道不完的关系、大胆文体艺术的创始人、当年驴
版的顶级高人、一个极不寻常的女人也将隆重现身。而南之岗和这个女人和北风寒和另一个女人—郭美美的四角关系亦将有重彩的演绎。
       这一切的一切都尽在南之岗掌握之中,老奸巨滑的南之岗运筹帷幄、静观其变,让这一个个名驴尽情表演,然后一网予以打尽,该杀的杀,该判的判,该奖的奖,该玩的玩……。
       当然,这还是个悬念。
       废话说尽,书归正传,且看正文。
发表于 2011-11-10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驴友印象记之十四—悲喜北风寒》

                                         1. 北风寒之喜

       有诗曰:
                                    才子北风寒,游版有名篇。
                                    文如刀笔吏,刻画驴友传。
                                    熏损无恶意,先褒后调侃。
                                    尴尬知北哥,道貌假岸然。
                                    读者跟起哄,传者苦笑颜:
                                    弱弱求老大,作文别阴险.
                                    都是圈中驴,何必熏相煎?

       此打油诗说的是彭城视窗社区游山玩水版块驴友圈内一名驴“北风寒”所作之文在游山玩水版快里引起的一阵喧嚣躁动之逸事。
       北风寒先生,乃社区驴版著名驴士,抑或可称名驴也。其颇有文采,大作“驴友印象记”尤为著名,文章语言风趣幽默、妙笔生花妙语连珠,亦褒亦熏或明褒暗熏,了了数笔篇篇妙文皆如神来,将社区众多名驴刻画之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读之让驴忍俊不禁印象深刻,其不凡文笔功底让世驴叹服。而读文如见其驴,亦可见北风寒先生诙谐有趣之性情以及和众名驴亲密、深厚、不是一家驴胜似一家驴之感驴亲情。
       北风寒先生之ID头像为一古时文驴秀才装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衣冠楚楚,胡须飘飘,手倒背在后,两眼炯炯有神,一副冷眼看驴冷眼看世或“世驴皆醉我独醒”之仙风道骨风范。此头像在社区绝无仅有,独树一帜。
       看其ID头像不禁让驴想起水浒传中“吴用”、三国演义中“孔明”或古代杜甫李白等大文豪之众多名驴形象,令观者自惭形秽,顿生崇拜仰望之心,亦足以看出北风寒先生崇尚古风,倾心追求不同于当今社会芸芸众驴之思想境界。
       亦有驴说其ID头像像旧时衙门负责公文写作和文案处理之师爷或擅为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挑拨是非、指鹿为马之刀笔吏。错!错!此言差矣!北风寒先生一贯大义凛然秉公执笔,对同门驴友褒贬分明,关爱有加,岂能为带瓜皮帽留山羊胡师爷或奸猾刀笔吏所比?诚辱斯驴也!
       北风寒先生行文不疾不徐,有高人淡定之风。能想象到其在作文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沉思默想之态。当然,其想到描写某驴友之绝妙好词难免捋须拍案坏笑几声,也在情理之中。
       读北风寒先生“驴友印象记”,犹如听相声大师抖料(包袱),一个个鲜活驴友惟妙惟肖在你面前表演,引读者捧腹、盛赞,而其己却不为外界喧嚣所惑,仍然淡定依旧,慢条斯理、娓娓道来,一篇一篇向世人展示。
       其文短小精悍,用词极为简练。而一字、一事、一眼神、一动作即将某驴勾画如生。
       其行文最大特点是先“如何如何”,然后突“峰回路转”,方又“如何如何”,让人有“恍然大悟”或“花明又柳暗”之感。
       其用词亦颇费心机,讲究白描。如写彭祖传人“才有文化”,这“才”字,意味无穷:是褒也?贬也?熏也?损也?知其意者会心一笑,方赞其用词甚高。
       又如,写美女漫步肤色极好,赞叹:“你真白,象白孩一样!”。这“象白孩一样!”之词盖过世间任何溢美夸赞之词,真乃传说中神来之笔也!
       再如,写豹子装醉,一听到有人拉到女性,迅速抬头且两眼放光,眉飞色舞;写LOFT接电话:“老婆招,速归!”之神态变化之快;写撒旦:“菜酒”之言、“捞肉”之准;写“南之岗之“神摸”奇功等等等等。无不栩栩如生,读文如见其驴。
       凡被列入传之驴友,皆为社区名驴。北风寒先生耍笔如关公耍刀,牵强附会,借题发挥、指桑说槐、熏损调侃,刀刀直指被传者咽喉心间,令被传者哭笑不得,如坐针毡。不免自疑:此驴为我乎?我有此事乎?
       虽如此,被传者皆无羞恼。都知北风寒先生实属笔硬心慈之君,此为纯属戏谑搞笑活跃版内气氛,其实并无一丝一毫恶意。虽将那些所谓殠事暴露在大庭广驴之中真假难辨至尴尬汗颜,却无从辩驳也无驴辩驳,唯有苦笑或干笑自嘲了之。也有被传者甚为高兴:不费吹灰之力而大名远扬,名垂驴游版史,比那为出名而绞尽脑汁傍依大款爆炒绯闻马路裸奔使钱贿赂者,何恼之有?
       更有甚者,自“驴友印象记”发表后,有那想被北风寒先生列入传而扬名者,或频向其抛媚眼秋波;或恭请其酗酒吞烟;或肉麻拉套近乎;或拍驴臀曲意逢承,使北风寒先生应接不暇而惹其常常暗自窃笑不已。
       面对如此追捧,北风寒先生虽有飘飘然喜之不禁之感,但也常自我告诫:要谦虚不可骄傲,要勤勉不可懈怠,要认真不可马虎,一定圆满完成名驴传之大业,以对起驴兄驴弟驴姐驴妹驴大佬驴小辈之殷殷期望。
       故,北风寒常在夜深驴静彻夜难眠时自思:诸社区名驴被我鱼肉文里,不恼却赞,虽为宾服我才,但也印证诸名驴皆为性情中驴也,与其交,幸甚!幸甚!不过,诸名驴却愚憨不明,为汝作传为其扬名同时我亦名扬矣,此实为一箭双雕、一炮二鸟之良策也!待驴友传作全部完成之时,愚一定大摆宴席,请诸驴友蹄踏南山,敞怀痛饮,一醉方休!以谢众驴友捧场架势,亦泄我心头之快也!(此有伏笔乎?下文即解。)
       此一时期,乃北风寒先生志得意满之时,虽在驴友捧帖后故作谦虚回复:“并非北风有才,而是这些社区名人个个才华横溢,北风只是如实记录罢了。能够让大家分享到他们的风采,吾愿足矣。”等语,其实内心却恰如那俗话所说: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之驴生四大乐之喜,出门办事、和驴交往、聚会、驴游亦如那:风中的旗,浪里的鱼,姑娘的辫子撒欢的驴那四大欢般欢跃。
       喜哉北风寒!
发表于 2011-11-10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驴友印象记之十四—悲喜北风寒》

                                       2. 北风寒之悲

       俗话说:乐极生悲。北风寒因写“驴友印象记”而一文走红驴版,以至登上驴生颠峰,但却惹恼一驴。正可谓:才子戏作文,祸从笔中来。
       此恼驴在驴版赫赫有名,闻名如雷贯耳,曰:南之岗也!
       南之岗亦驴圈内大才子,极富文采,颇得驴圈众驴眼尤其美女驴青睐,故傲骄之气实足。虽北风寒在“神摸南之岗”中对其褒扬有加,不敢有丝毫贬毁,却仍不得其欢。何出此说?有南之岗在“神摸南之岗”后跟帖证之。南之岗帖盛怒曰:还是人吗  北风总是不失时机不遗余力地败坏我!
       南之岗又指示一网址,喧驴读其大暴北风寒隐私之文章:春来茶馆。并杀气腾腾透漏要亲手毙了北风寒这个叛徒。
       以上足见南之岗心恶北风寒之深矣!
       读"春来茶馆",南之岗与北风寒关系一目了然不再赘述。然凡读者无不为北风寒先生叹惜。想那北风寒先生为何等明智有识之士,竟也为那莫须有之伟业坠入世争,甘愿到那龌龊之地潜伏,真是世风日下斯文扫地,大辱圣人门风矣!
       北风寒先生乃一书生,不知世道险恶,被那老奸巨滑之名驴上司玩弄于驴掌,虽享尽艳福,却也落得肾亏,以至要靠服用大力丸撑持度日,悲也!痛也!
       但北风寒先生饱读诗书,却未全得圣人之德,以至误入污泥而不能保留其清白之身亦不能全怪之他驴,自身亦有责也!"春来茶馆"结尾部分写到:
      “不觉间,已经子夜时分,北风寒自己的生物钟告诉他,该走了,丽春院该上客人了,他要迅速回到自己的角色,不能让敌人有所怀疑。他拿起桌子上南之岗剩下的半盒苏烟,匆匆看看,里面还有七八枝,又从怀里掏出半盒紫树,撕开盒子,迅速地把剩下的几支紫树插进苏烟盒子放进兜里,又顺手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瓜子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哼着小调晃荡出了春来茶馆,一摸手啊,二摸肘,顺着胳膊往里走啊……”
        如此传神之描写,将其堕落猥琐之态跃然纸上,让驴大跌眼睛,一扫北风寒苦心打造之清心寡欲超然与世俗红尘外之形象,骤使其从九天之上跌落驴间。亦印证所谓理想、道德、学识很难抵抗名利色之诱惑,名人如此,名驴亦如此也!
        呜呼哀哉!北风寒先生一世驴名毁于此一旦矣!
        北风寒先生为莫须有之伟业甘愿自毁声誉,损身伤体,以盼功成名就之时飞黄腾达光耀门庭,但绝没想到会遭贼驴陷害,冤落叛徒之名,此实乃为驴版惊天冤案也!悲乎?痛乎!
        故,世驴在为先生痛心之余,皆应倾尽仁爱之心与先生同情相助,亦应强烈鄙视谴责痛恨那过河拆桥之举及暗中操纵此恶劣行径之奸驴黑掌。
        后,在严酷现实面前,北风寒先生幸幡然醒悟,虽叹无回天之力改变现状,却对之前荒唐经历深刻反省,作一悲苦小调诉其心情:

                             南之岗诱送大力丸,北风寒奉潜怡春院。
                             为事业不怕己肾亏,罗裙下销魂非俺愿!
                             终日里美女贴身转,谁知俺身冒几重险?
                             精神疲再加腰腿酸,回家后还要受拷验!
                             有鸟人妒忌急红眼,刺弄俺艳福真不浅。
                             望星空抬头眼欲穿,盼只盼解放重任完!
                             哪知道功成名不就,诬陷俺叛徒要严办!
                                            茶馆里贼驴耍笔杆,揭俺短让俺丢大脸。
                             里外里俺都难做人,实在是无处把理辩。
                             怨只怨那厮把俺骗,现如今后悔唯余叹!
                             每夜里闭目实难眠,寄希望驴友仗义言。
                             洗罪名清白留人间,从此后誓不理老南!
     
        北风寒先生作完此小调,眼中含泪悲戚戚默念几遍,又按从前作文习惯细作润色,删改几字,发现首尾字竟为同一字,不免以袖掩面拭泪并顺便抹去胡须所粘涕液,喃喃自语道:首尾同一体,俺文功尚未全废也!待将来罪名洗清之时尚能自食谋业,天可怜见俺也!于此,方于悲中稍感自慰。
         此小调将北风寒这一段不堪经历之前因后果及心情认识概括总结,坦诚于世驴面前,以祈天理昭昭能助解其冤。
         如将此小调用东北二人转“妓女悲秋”调演唱,舆论渲染造势效果极佳。其调如泣如诉凄切悲怆催人泪下,闻者无不鎖眉心酸不已。
         在此,真诚祈愿广大驴友为北风寒先生踊跃跟帖,仗义执言,伸出驴掌愤力鼓与呼,力狙淫威以救其脱离凶险,重塑那道貌岸然仙风道骨之形象于驴版!
         如成,北风寒幸哉!驴版幸哉!驴群幸哉!驴友幸哉!驴游之举世大业亦幸甚至哉!
         急急盼之!
发表于 2011-11-10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帖子,实在笑得忍不住了,不由得想高呼:楼主威武!CCD威武!
     楼主看来是新驴,对北风寒只知其一 ...
摘花换酒 发表于 2011-11-7 12:55

       前边已说明,本驴目前仅是个意驴而已,以后当将努力向新驴挺进.本"意驴"和CCD君"意淫"仅一字之差,则有"天壤之别"也!故,本驴不威武,CCD威武矣!
发表于 2011-11-10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有我有色幽默的名字呢
有色幽默 发表于 2011-11-5 20:56



    因故不大上网,以致孤陋寡闻,另外,大概当时有君没去报到帖报到吧!见谅!
发表于 2011-11-10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那篇破文,就别老贴出来献丑了,严重期待楼主的悲喜北风寒。
清萝 发表于 2011-11-7 14:07


才疏识浅,码字演练.写的不尽人意,问题很严重,请别生气.
著名才貌双全之女驴,曾仰读大作数篇,自感形秽,敬佩至尽!
发表于 2011-11-10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霞客:‘天下奇山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万峰林
发表于 2011-11-10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楼主在一楼写的还有些味道,但下面越写越变味,还不如把以前老贴重新编辑发上来让大家重温来的好,能有老照片更好,这是一家之言,请楼主参考#136
发表于 2011-11-10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尝不是几多人的呼声?
发表于 2011-11-10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尝不是几多人的呼声?
发表于 2011-11-10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尝不是几多人的呼声?
发表于 2011-11-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妹有的话就发上来,大家看看#202
发表于 2011-11-10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文采,行文洋洋洒洒如水银泻地,字字闪光。
指点名驴,笔走龙蛇,文字激扬,实是大师风范。#123
发表于 2011-11-10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妹有的话就发上来,大家看看
铺路鹰 发表于 2011-11-10 21:22



    没保留呢
前次小聚
一友人提起此帖
都有同感
发表于 2011-11-11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何不写篇文章描写下自己,让我等也认识下大侠真面目#123
发表于 2011-11-1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楼主在一楼写的还有些味道,但下面越写越变味,还不如把以前老贴重新编辑发上来让大家重温来的好,能 ...
铺路鹰 发表于 2011-11-10 16:58


对不起,俺也觉得有点变味,希望最差也能变个油炸臭豆腐.但也难说.还有俗话说:尿尿泡馍,各有其味,......
   非常赞成你的看法,重温以前的老贴,那味道绝对醇正,写"怀文"之初意就是如此.我曾想找找那些老帖.但费了很大的劲却没如愿,不知创造那些老帖的那些驴们,是否能重启那尘封的游卷?
发表于 2011-11-11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文采,行文洋洋洒洒如水银泻地,字字闪光。
指点名驴,笔走龙蛇,文字激扬,实是大师风范。
羊城暗哨 发表于 2011-11-10 21:52


谢谢鼓励!但过奖了.
绝不敢指点名驴,也绝没有此意,俺怀念的那些驴们才是大师.和他们比,乃小巫也!
发表于 2011-11-1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何不写篇文章描写下自己,让我等也认识下大侠真面目
羊城暗哨 发表于 2011-11-11 08:00

无法下笔.写自己好人训,写自己孬不愿,况自己芸芸众生草民一个,不是很好,亦不太孬,实在无啥可写.
发表于 2011-11-11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观喜文后飘飘然,不知北在何处。实在是过誉了!
观悲文,方知自己有如此的冤屈,不觉悲从心中来,不忍卒读,以致一夜无眠。恨不得学那伍子胥去圣泉寺泄心中之愤。
发表于 2011-11-11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词不达意,调侃胡诌,东施效颦,冒犯见谅!
“驴友印象记”写的真才好,绝对不是拍驴臀.非常羡慕那种生活和关系.有此,亦不算虚度矣!
赞“驴友印象记”:熏驴不掉渣,观者笑哈哈!诙谐如北君,冬日吃西瓜!
冬天吃西瓜味道最甜最正.期盼看到新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