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金三角探秘之旅(缅,泰,老三国)归来--- NO20:最新补充图片之二及08年菲律宾计划

[复制链接]
楼主: 雄关漫道
发表于 2007-11-8 15: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越来越好 于 2007-11-6 05:42 发表
哈哈  楼主回来了!
抓紧上照片和游记呀
加油加油

近来可好,谢谢关注!
发表于 2007-11-8 21: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又出去神游了
发表于 2007-11-9 09: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THACHILEK)

友情提示根据Lonely Planet上说进入缅甸国境当天往返需要5美元费用,实际针对有些国家护照应该是正确的,而现在已经涨到10美元了。但对于只办了单次泰签的我们却多交了一笔费用。一天过境手续是这样的:在泰国这边,出示护照并交一复印件,护照原件海关留下,复印件海关盖章后交给我们,拿着这个就可以过境了,费用100B/人;到缅甸那边后,他们留下复印件,同时收取每人10美元,比泰国的贵多了!但是可以享受贵宾通道,唉,还是有钱好啊!
    跨过这条窄窄的河流,站在石桥桥头,看着美塞河远去,那川流不息的河水似乎急不可待地要与不远的湄公河交汇相伴。桥上,两面不同的国旗随风飘动,两岸,相似的建筑,相似的面孔,相似的我一样听不懂的语言,却属于不同的两个国度。我想象不出在这条河上曾经上演的血雨腥风的领土之战,也想象不出那些有关罂粟的恐怖传说。我只是默默打量着桥头上,那块用泰文英文写着“最北之点”的牌坊。几个旅行团的游客,正在留下到此一游的身影,那眼睛里,是对开始的欣喜,还是结束的留恋?
    这边比起泰国那边明显脏多了,镇子不大。泰币在这里居然是主导货币,我们打算找餐馆老板换点缅甸钱他们居然没有,说只有泰铢,真搞不明白这里到底是缅甸还是泰国啊。我们在边境的集市上游荡,很多人在街边卖草药,黄色DVD什么的,还有人招揽照像生意,反正感觉特别乱,一桥之隔的泰国那边却没有人拉着你要做生意的。看来虽然一河之隔,但生活却相差不少啊!


[ 本帖最后由 雄关漫道 于 2007-11-9 01:12 编辑 ]
发表于 2007-11-9 09: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

缅甸联邦国门

缅甸联邦国门

回望泰国国门

回望泰国国门

缅甸联邦国门

缅甸联邦国门

缅甸联邦国门

缅甸联邦国门

缅甸警察在检查边民

缅甸警察在检查边民

大其力镇

大其力镇
发表于 2007-11-9 09: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

照片 408.jpg
照片 409.jpg
照片 410.jpg
照片 412.jpg
照片 413.jpg

俯瞰大其力

俯瞰大其力
发表于 2007-11-9 09: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

大其力金塔

大其力金塔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卖花的缅甸小姑娘,会说一点中文

大其力金塔

大其力金塔

寄鞋处

寄鞋处
发表于 2007-11-9 09: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

脸上涂着木薯粉的小姑娘

脸上涂着木薯粉的小姑娘
照片 423.jpg
照片 426.jpg

长颈族

长颈族

长颈族

长颈族

长颈族

长颈族
发表于 2007-11-9 09: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其力

长颈族民族歌舞表演
照片 442.jpg
照片 441.jpg
照片 440.jpg
照片 439.jpg
照片 438.jpg
照片 435.jpg
照片 432.jpg
发表于 2007-11-9 10: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从大其力出来,我们每人20B搭乘Mini bus去往美赛汽车站,打算去往美斯乐(Mae Salong),美斯乐(Mae Salong)尽管这是典型的泰国地名,但那里却居住的一些特殊的华人。
由于没有直达的车,只好买到mae chan,然后再想办法去Mae Salong,由于美赛这里是毒品敏感地区,一路上泰国警察上车检查数次,要求当地人出示身份证并检查行李,但对持有护照的外国人却视而不见,对我们非常客气,于是我拿出相机对着这些警察狂拍,其中一女警露出微笑,特意摆了一个pose让我拍照。我一边和她交谈,一边迅速把她拍了下来,她过来查看后很满意,我则告诉她,我将把她的照片发到一个浏览量很大的中国网站上,这样她的面容将会呈现在异国的网站上,会有很多人可以看到泰国美丽的女警,她听后满意的笑了。
经过30分钟的车程,我们在mae chan下了车,经过讨价还价,以600铢包了一个车来回,马上启程。
      公路随着山势渐渐升高,没入林木茂密的山间。当前方终于看到几幢小楼和一大排空着的摊位时,我终于到了美斯乐。有人管它叫泰国的“云南村”,有人说它是泰国的“春城”,也有人说它是泰国的“小中国”。实际上这些美丽的名字后面是国民党93师几千孤军流离失所数十年的沧桑历史,他们在段希文将军的率领下,没有去台湾,也没有回到中国,而是永远地留在了泰北的山间,成了没有国籍的人。
       历史早已蒙上了尘埃,山间的石碑上剥落的字迹好似时间无情的裂痕,我们已经无法体会那溃败的大军拖儿偕妻在莽莽丛山里生存是怎样的悲凄。如今的美斯乐人,没人愿意谈起那段种植罂粟换取生存的过去,他们更希望你转转满山的茶园和果林,然后给你表演一番茶道,劝你买上两包当地的茶叶。走进一间茶店,屋子里的电视传来熟悉的声音,屋下聚精会神的老人或者也许是当年的老兵,皱纹布满的脸仿佛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却已经和今天没有了关系。远处,零星的木屋顺坡而建,孤独地立在更高的山上,美丽的山花点缀着这里的朴素与安宁……
      在这里,我拜谒了93师长段希文将军的墓陵,参观了纪念93师的“泰北义民文史馆”,特别值得说明的是,当文史馆管理员知道我来自中国大陆时,给我介绍的特别详细,因为平日来的都是台湾人,大陆人很少过来。现在美斯乐仍坚持中文教学,每天下午4点到晚上8点为学习中文时间……无论走到哪里,加入了哪国国籍,美斯乐的中国人都不能忘本!


[ 本帖最后由 雄关漫道 于 2007-11-9 02:28 编辑 ]
发表于 2007-11-9 11: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美赛汽车站

美赛汽车站

美赛汽车站

美赛汽车站

泰国长途车

泰国长途车

车上的小情侣

车上的小情侣
照片 460.jpg
发表于 2007-11-9 11: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泰国警察

泰国警察

女警

女警

女警

女警

龙泉寺

龙泉寺

美斯乐

美斯乐

美斯乐

美斯乐
发表于 2007-11-9 11: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照片 463.jpg
照片 464.jpg
照片 465.jpg
照片 466.jpg
发表于 2007-11-9 11: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照片 467.jpg
照片 469.jpg
照片 470.jpg
照片 471.jpg
照片 472.jpg
照片 483.jpg
照片 484.jpg
发表于 2007-11-9 11: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斯乐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泰北义民文史馆
发表于 2007-11-9 1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北义民文史馆

照片 477.jpg
照片 478.jpg
照片 479.jpg
照片 481.jpg

美斯乐华人

美斯乐华人
发表于 2007-11-9 14: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每日必看
发表于 2007-11-9 18: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LZ加点地区的历史文化

让大家更方便更便捷地分享你的旅行感受

譬如:
1.金山角的形成
2.掸邦特区的由来和发展
3.大毒枭 昆沙和掸邦
和段希文将军的关系
4.段希文其人
5.掸邦和中华民族和中国人的血肉关系
6.关于特定的无国籍的难民
7.果敢人民和他们的同盟军
等等~~~~~~~~~


下面的是我复制过来的没怎么修改

从缅共“八·一五”军区演化而来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严格说,是一个极为袖珍的“割据之地”。不仅人口在几支地方民族武装中最少,地理面积也是相对最小。

至1996年底,“第四特区”控制区总面积为4952平方公里, 有9个行政区,500个自然村,16127户,辖区内人口74022人。

尽管如此,“第四特区”的占地面积,也是新加坡国土面积的(622.6平方公里)7.96倍。还是称得上“地大物博”。

“掸邦第四特区”林明贤部,与佤邦、果敢同盟军、克钦新民主军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林明贤部的领导层是由许多“知青”与福建、广东、海南的华人组成。既不同于佤邦、克钦101部,他们主要是少数民族,也不同于果敢彭家声部,他们主要是旅缅果敢地区的华侨组成。总司令林明贤就是中国海南人,现年刚50岁出头。“秘书长”蒋志明,原先是东北军区的旅长、副参谋长,中国畹町人,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服役,后出国参加缅共革命,在各种战斗中得到了锻炼,不久就成长为一名缅共人民军的中级指挥员。由于蒋志明以“外交”见长,故被长期派驻仰光、腊戍等地,成为“八·一五”对外的联络官。

刚刚从“政法部长”位置上卸职下来,但仍担任着“掸邦东部同盟军”“参谋长”一职的罗长保,云南昆明人。在昆明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与蒋志明几乎同时赴缅共参加革命。到1989年缅共瓦解时,罗长保已经是中央警卫旅的政委。成为缅共“知青”的佼佼者。至今,其仍然是“第四特区”说得上话的人物之一。

林明贤“八·一五”所走的是所谓的“经济发展路线”。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主张。1996年5月,林部的一尊卧佛面世,大庆了10日。缅政府钦纽等人亲自捧场。由于没有政治信仰,“只有信奉小乘佛教”了。这是部分领导人的真实想法。

“第四特区”在数支割据武装中,地盘如弹丸。又处于“夹缝”之中。

其北部,是强大的佤联军的南部通道的起点,必经“八·一五”部,林部属于“和平民主民族阵线”中的小兄弟,佤邦的行动,林部是不得不配合与支持的。

其南部,与原坤沙部很近,常常面临坤沙的压力。坤沙当时“北上计划”中的游击小分队,时常出现在林明贤部的“野人山”一带。

东面是中国云南的西双版纳州。

西面,属于“第四特区”的辖区仅为30余公里,以南累河为界,只有从其总部勐拉至景栋公里的1/4。其余地区,为政府军控制。

因此,“第四特区”常常处于“两难”境地。

在佤邦一节中,我们已经看到,佤联军负责人谈到了坤沙曾有到“第四特区”“避一避”的想法,且不管其真实与否,至少说明,林部与坤沙的关系并不属于“敌对”关系。而是“睦邻”关系。显示出了林部的一种“走钢丝的平衡”。

与佤邦的关系,是其重要的方面之一。从实力与活动的空间上,“第四特区”无论如何也是赶不上佤邦。同时,由于佤联军缅北“霸主”地位确定之后,各家均是惧其三分。林部为生存,依然如此。双方在交界点曾有一些属地纠纷,近期已经基本解决。1996年初,佤联军倡导进行了一次显示“阵线”“团结一致”的军事演习,尽管这样的活动,对于一门心思搞“经济”的林部,实属一道难题。但是,考虑到“平衡”,林部仍然派员参加。

确实,“第四特区”夹缝中的“平衡”,其分寸与尺度的掌握均属不易。

在与缅甸军政府的关系上,林部倒是处理的极为“巧妙”。深得政府“支持”。

缅政府实力人物钦纽将军,已经十几次进入“第四特区”考察、访问。维持着形式上的“友好”。林部多次婉拒政府派军警到其辖区共同管理的“好意”。

软纽对“第四特区”抱有较大的兴致。将林部作为其所谓的“民族和解政策”运用的典型。1996年6月,8个国家驻仰光使节应缅甸政府邀请参观林部。联合国禁毒机构也在缅政府官员的陪同下考察了林部。

与政府的接触中,一方面,林部强调服从中央政府的领导,承担属于自己份内的各种义务;另一方面,也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比如在保留武装的问题上,林明贤不止一次地说:“一个国家可以有两种制度,但一定不能有两种武装。”这句话被“第四特区”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引用。实际上,这话语中的“弦外之音”是极其明了的。

但不管怎样,林部对缅政府的“戒心”仍然十分严重。林明贤的私宅在离国境线不到数米的地方,万一发生什么“情况”,跨界就十分方便。

对此,缅政府与林部双方,心中都是有数的。

这种利用关系,估计仍将存在下去。

“掸邦第四特区”的最大特点,是其辖区内的地理区位优势较为明显。

中国孟海县的打洛口岸,是310国道的国内终点。同时,又是连通缅甸、泰国最近一条跨国公路的起点,与打洛紧紧相连的林部孟拉镇,至缅东的景栋仅86公里,景栋至泰国的口岸米赛,只有170公里。目前旱季已经可以通车,上等级的公路扩建,中缅双方以合作的方式正在修建。全部改造工程完工后,打洛——景栋(缅甸)——米赛(泰国)可以一天往返。这是中国西南地区从陆路上通向中南半岛最近的一个通道与出口,是一条极为重要的跨国战略公路。同时,这里还是正在兴起的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次区域经济合作的重点地带。泰国学者提出的“五清二景”中“二景”—景洪(中国)、景栋(缅甸)就在这个圈内。跨国经济合作的前景是十分广阔的。

随着西双版纳机场被辟为国际机场,这就形成了陆、水、空的立体交通网络。无论从陆、空、水上,从中国境内一天抵达缅甸、老挝、泰国,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本世纪末,下个世纪初期,这个地理与交通的卓越优势将得到充分的显现。

林部对此也是十分清楚的。

所以,其经济发展的速度,在原缅共的各支独立武装中是相对较快的一支。昔日不毛之地的小孟拉,今日已是大楼平地而起,各种基础设施正在建设,粮食自给有余,财政收入大增。

孟拉小镇在1989年以前,仅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小村子。全村仅有十几户人家。人们以种植罂粟为生,生活仍然十分清苦。

林明贤入主孟拉后,前5年经济发展较为缓慢。关键是粮食没有过关。

1991年,中国孟海县农科站的技术人员,第一次跨出国门。采取无偿提供籽种的方式,在孟拉种植示范水稻田10亩。当年即获得丰收。

中国地方政府的农业技术输出,为林部解决基本的粮食问题,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1994年以前,林部为解决辖区内的粮食问题,每年要通过边境贸易从中国进口10—13万公斤粮食。

中国的水稻种植成功后,1992年林部种植面积500亩,1994年5000亩,1995年为1万亩,1996年达到1.2万余亩。粮食总产量已达5000吨,人均占有粮食650斤。向中国与佤邦出口粮食250万斤。

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下,林部目前已经开始向多种经营方向发展,出现了经济农业为基础的好兆头。

现有橡胶4千余亩、甘蔗2万余亩、茶叶1千亩。同时,建立了“千亩甘蔗、”千亩杂交玉米“、”千亩西瓜“的试验基地。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支援下,”第四特区“于1994年开始兴修水利。建曼栋水库,投资了573万元人民币,蓄水量达205 .6万立方米,新开农田1500亩,2千亩雷响田改为保水田。开挖了曼良输水大沟,全长3.5公里,这个投资6万元人民币的水渠,可灌溉农田1千余亩。在色勒、南板两个地区计划修建2个水库,建成后可灌溉良田近4千亩。

“第四特区”粮食问题的基本解决,不仅为经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与为改变这一地区上百年的传统鸦片经济模式,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第四特区”目前年财政收入在4500—5000万人民币。其中,开发锰矿收入约3千万元人民币,木材收入1千余万人民币,旅游收入400万元,税收150万元。1995年,“第四特区”财政支出1924万元,结余2500万元。

交通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近年来也有了一定的发展。“第四特区”现已建成总投资750万元的两座小型水电站,装机容量为400千瓦、250千瓦。计划投资1200万元人民币、6000千瓦的勐拉火力发电站,1995年2月已经开工。林部辖区内贯穿东西的公路,阵勐拉——色勒、勐拉——南板全长150公里的等外级公路,1994年建成通车。勐拉—景栋86公里的三级公路改建工程,中国勐海县援修的20公里已经竣工,林部自己承担的20公里正在施工之中。缅政府承担的南累河——景栋46公里,预计1997年开始施工。中缅240界桩——南板——勐远长34公里的三级公路,中国西双版纳援修的240——南板16公里,1996年完工;南板——勐远18公里,由林部“911师”承担,也于1996年底竣工。

在与中国的经济技术合作中,“第四特区”逐步发展起来。开始有了自己的工业。投资110万元的烟厂、投资60万元的肥皂厂均已竣工。与中方合建的“勐拉宾馆”,成为目前勐拉最为豪华的建筑之一。

不容置疑,林部辖区内的毒品问题在历史上不仅存在,而且十分严重。传统的自然经济中,鸦片是其支柱产业,并且是绝无仅有的单一产业。

林部种植罂粟与毒品贸易的历史,也是不容回避的。

下面是中国云南西双版纳1982年至1995年间,有关毒品方面的数字。

西双版纳与缅甸、老挝接壤,国境线长966公里,有国家、省级口岸2个,出境公路6条,主要的山间小路86条。

由于境外缅北地区是重要的毒源区,1982—1995年14年间 比,查获走私贩毒案件1454起,抓获毒犯2454名,缴鸦片2.419吨,海洛因369.5公斤,制毒化学试剂41.7吨,毒资1500余万元人民币。

70年代末期的“八·一五”军区,以及“第四特区”成立不久,一度出现毒品的垄断化经营,种毒、贩毒风行一时。罂粟种植最多时,高达约10万亩。

中国成为其首当其冲的受害国。

进入90年代,中国西双版纳有关部门通过各种渠道对林部晓以利害,阐明中国政府的反毒立场与法律。对林部产生了极大的震动。

在国际的压力与中国方面的规劝下,“第四特区”首脑也在实践中看到了毒品的巨大负面危害。“禁毒”逐渐开始了。

1991年,以“第四特区政府”的名义,制定了“六年禁毒规划”,并在联合国与缅政府、中国禁毒官员的监督下,公开在勐拉销毁了海洛因加工厂,焚毁海洛因60件,黄砒30件、鸦片100公斤。铲除罂粟地100余亩。同年11月,对辖区内3个海洛因加工厂进行了销毁。

1995年,“第四特区”的罂粟种植面积为14498亩,比1994年减少15%,比1991年减少54.9%.中国西双版纳警方,1995年破案63起,缴获鸦片41.2公斤,海洛因23.871公斤。与过去14年间比,案件数下降33.8%,与最少的1992年71起相比,下降11.26%。缴获海洛因与14年缴获的年平均量相比,下降36.9%。

中国缉毒部门强有力的打击措施,也对境外不法分子构成了威慑。

1994年,依照中国有关法律以及联合国禁毒法令,逮捕了“东部同盟军”作战处处长、贩毒分子兰明武。这在“第四特区”内部造成极大的震动。林明贤立即召开特区政委员会议,并发布了“禁种、禁制、禁贩、禁吸”的五条公告。1994年底,中国有关部门得到情报,“东部同盟军”369师的一个副营长与一泰国商人,在佤邦、“第四特区”、缅政府控制区的结合部开设了一个“冰毒”加工厂。中方立即与“第四特区”领导会晤交涉,林明贤派出部队将这座“冰毒”厂捣毁。1995年6月,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了长篇纪实电视片《中华之剑》。“第四特区”专门组织了收看。中方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在打洛与林明贤就禁毒问题举行进一步会晤。会后,林明贤召开特区军政委员会议,成立了“禁毒委员会”,以“特区政府”的名义发布了8条禁毒通告,开展了扫毒行动。查获贩毒案件16起,捕案犯7人,缴海洛因9468克,没收毒资、非法所得共计170万元人民币,收戒吸毒人员18人。1996年5月24日,林部再次配合中方“严打”,抓获了一批毒贩。

1996年9月,笔者作为“云南肃毒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考察组成员,对“第四特区”进行了两天的实地考察。同时,与当地军政领导进行了座谈。

我们沿着

着改造扩建的勐拉——南累河——景栋的公路行驶了近20公里。只见道路两旁是大片的水稻田,估计有上万亩水稻。勐拉镇附近的山坡上,有树龄为二年左右的橡胶林。

从直接的观察中,林部鸦片的替代改植工作正在进行。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但是,要彻底根除毒品,还要走一段很长的路程。林部与佤邦接壤的色勒地区,罂粟的种植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同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伴生物,仅仅是初步解决了毒源地还是不够的。泰国由国王倡导,用了20余年的时间,基本解决了罂粟的种植问题。产量由70年代的300多吨,下降到目前的15吨左右。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但,今天的泰国,毒品问题依然非常严重。最近,“安非他命”的疯行,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因此,鸦片源生物的解决,并不是毒品问题的最终解决。

在林部考察,有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罂粟种植的传统,在整个缅甸北部地区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鸦片经济已经根深蒂固。无论是近代还是当代,缅北的毒源区一直没有得到过彻底的根治。

“掸邦第四特区”在中国支持下,所走的多元、多层次的经济发展之路,初步有效地改变了罂粟的传统种植。伴随而来的,是一种现代文明进入封闭的山区。这样的做法还是值得肯定。

对于鸦片产量一年比一年更加增多的缅甸北部山区,这不失为一条发展的路子。

国际社会与有关组织的协助,也是“第四特区”进行鸦片源生物改植替代的必要保证之一。

1992年5月,联合国禁毒署主席贾克梅里,联合国驻泰国、缅甸的禁毒高级官员,缅甸外交部副部长等人,分别到西双版纳及“第四特区”部实地考察。对由中国专家所做的“第四特区”禁毒方案,予以了肯定。同年10月,联合国禁毒署两次派出澳大利亚专家拉森,赴西双版纳与勐拉考察,联合国禁毒署正式将“掸邦第四特区”列入“金三角”亚太区禁毒合作计划之中。提供了750万美元的禁毒援助经费给缅甸政府。缅政府用这笔款项购置了一批拖拉机、推土机等农业机械,以及电力设备和车辆送给“第四特区”。联合国同时派出专家小级,在色勒地区监督实施改种计划。

缅甸政府也同时向“第四特区”拨款约合123.4万人民币,用于水利、学校、医院及建立农机站的费用。

“第四特区”掌权的华人们,在即将跨入21世纪的最后几年,正努力摆脱因为毒品所笼照在其头上的阴影。他们在不同的场合,大声地阐述自己的禁毒主张。竭力地做着他们认为必要的证明。

是的,真正向毒品说“不”,才可能赢得尊重。

“第四特区”投资400余万元人民币的“禁毒馆”,已经破土动工。


馆中将存放些什么,主人们将说些什么?人们正在拭目以待。

但愿,历史上缅共“八·一五”在鸦片方面的名声,会在新一代领导者的积极努力下,挥去阴霾,融入全人类未来的文明之中。
发表于 2007-11-9 18: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偶这样算不算
喧宾夺主了啊


再加点资料

个人比较对历史遗留下的问题感兴趣

和大家分享

如果大家反对,请斑竹立刻
屏蔽掉,谢谢


缅甸掸邦共分四个特区,均由原缅共分化而来。1986年以后至1989年缅共彻底解体,其原属武装统辖地一分为四,成为今天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佤邦第二特区、克钦第三特区,掸邦东部第四特区。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即原果敢县,随1897年的中英条约中国将果敢割让予英国,果敢地区的华人自动变成缅甸的本土少数民族,说云南方言。。属原缅共彭家声部。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在果敢发动了兵变,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同时组建了“临时军事委员会”。彭家声出任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3月16日,彭部已经控制了原缅共东北军区80%的领地。1989年5月下旬,彭家声飞赴仰光,与缅甸政府就和解的有关事宜谈判。双方经过多次磋商,在停止武装对抗,民族自治、经济政策以及军队的保留等问题达成了协议。不久,又批准彭家声部为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正式承认其为缅甸特殊的“地方政府”。所在地区设立掸邦第一特区(果敢),辖一县、一市、五个行政区、二镇、十五个乡,总人口20万左右。果敢是一块狭长的土地,位于掸邦东北部的顶端。地理座标为:北纬23°24′54〃—24°09′24〃;东经98°24′14〃—98°53′42〃。







缅甸掸邦第二特区:

即原缅共中部军区。1989年4月11日时任缅共人民军中部军区副司令的鲍友祥,率中部军区第5、12旅全体官兵“起义”。17日,鲍、赵二人在缅共中央警卫旅政委罗常保等人的“内应”下,动用第5、12旅的全部兵力包围了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扣押了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及其它中央领导人,并很快“有礼貌”地将这批“领导人”全部送入中国境内的孟连县。4月22日,成立了以赵尼来为总书记的“缅甸民族联合党”和鲍友祥任总司令的“缅甸民族联合军”。总部设在了与中国西盟县仅一江之隔的困马小兰寨。联合军下辖214、417、418、420、525师、2个独立团和中央警卫团。兵力1.5万人。

现缅甸掸邦第二特区领导人为鲍友祥,担任佤邦联合军总司令和佤邦联合党总书记。

1996年,佤邦联合军配合缅甸政府军打败毒枭坤沙后,成为金三角地区势力最大的地方武装,现有军队2万多人。

第二特区是缅甸联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由南、北两块地区组成。北面位于缅甸东北部,东北面与中国云南省临沧地区的耿马县、沧源县,思茅地区的澜沧县、西盟县、孟连县,西双版纳的勐海县接壤。北面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相连。南面与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相邻。西面至缅甸第二条大江——萨尔温江(怒江),与滚弄、当阳等城、镇隔江相望。南面地区与泰国接壤。第二特区的面积3万平方公里,这里居住着佤、拉祜、掸、克钦、汉、爱尼等16种民族,其中佤族占70%,人口约60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缅甸掸邦第三特区:

即原缅共101军区,是缅共中最晚组建的一个军区,成员基本上的克钦族。这个军区实际上只相当于一个旅级单位。下辖3个营和一个教导大队,有正规兵力600人,总部设在中国腾冲境外的板瓦。司令丁英与副司令泽龙,原来均是克钦独立军的连长。1969年先后率部投奔缅共。丁英等权衡再三,看到缅共大势已去,正式向外宣布与缅共决裂。成立了“克钦新民主独立军”,任司令兼地方最高行政长官,泽龙副之。

缅甸“克钦族”也自称为“景颇人”,在云南境内景颇人同族,克钦族教育之发达与它落后的经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早年西方传教士来到克钦族山区,为他们创造了景颇文字,兴医院,办学校,建教堂,如今缅甸克钦族领袖中居然很多人都有着在欧美留学的经历。

克钦族的武装辖地,目前是原缅共四个特区中最为富裕的。缅甸这个贫穷国度最为珍贵的两项宝藏就是“玉石”和“柚木”,而这两项宝藏基本上全部集中在了景颇人武装的辖地。碧绿的翡翠宝玉和金红的百年柚木,自古以来在中国都属于珍贵之物,于是在对中国颇为友好的原缅共“克钦族”特区特首的鼓励和支持下,大批生性冒险敢作敢为的福建客商都蜂拥到了缅甸开矿和伐木。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

原缅共缅共红极一时的“八一五”军区。从缅共“八•一五”军区演化而来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严格说,是一个极为袖珍的“割据之地”。不仅人口在几支地方民族武装中最少,地理面积也是相对最小。于1989年4月19日宣告脱离缅共领导,率部成立了“缅甸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军政委员会”,下设“军事委员会”和“地方行政管理委员会”。“八一五”军区司令林明贤任“主席”和同盟军“司令”。原“八一五”的683、768旅被改编为369、911师,兵力3000余人。林部绝大多数领导人是从中国出去的“知青”。原东北军区副参谋长蒋志明出任同盟军秘书长,原缅共中央警卫旅政委罗常保出任参谋长。林部控制的地域与中国的西双版纳接壤,面积4952平方公里。至1996年底,“第四特区”控制区总面积为4952平方公里, 有9个行政区,500个自然村,16127户,辖区内人口74022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特区领导人林明贤原是中国中国知青。林明贤生在海南,长在广州,审时度势,亦相当精明。他是缅共人民军内部最早和缅甸政府和解的高级将领之一,也是最早在其辖区内全面禁绝鸦片种植和毒品买卖的,为此,他赢得了国际组织和中国政府的高度赞赏,而“第四特区”的替代种植计划(即鼓励山民种植经济作物来替代罂粟)则全部是依靠西双版纳勐海县的无偿援助来完成的。当然,林明贤最为精明的地方则是娶了被称为“果敢王”的缅甸华侨彭家声的女儿为妻。林明贤曾为彭家声平定了杨茂良兄弟兵变。

“掸邦第四特区”林明贤部,与佤邦、果敢同盟军、克钦新民主军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林明贤部的领导层是由许多“知青”与福建、广东、海南的华人组成。既不同于佤邦、克钦101部,他们主要是少数民族,也不同于果敢彭家声部,他们主要是旅缅果敢地区的华侨组成。总司令林明贤就是中国海南人,现年刚50岁出头。“秘书长”蒋志明,原先是东北军区的旅长、副参谋长,中国畹町人,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服役,后出国参加缅共革命,在各种战斗中得到了锻炼,不久就成长为一名缅共人民军的中级指挥员。由于蒋志明以“外交”见长,故被长期派驻仰光、腊戍等地,成为“八•一五”对外的联络官。

刚刚从“政法部长”位置上卸职下来,但仍担任着“掸邦东部同盟军”“参谋长”一职的罗长保,云南昆明人。在昆明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与蒋志明几乎同时赴缅共参加革命。到1989年缅共瓦解时,罗长保已经是中央警卫旅的政委。成为缅共“知青”的佼佼者。至今,其仍然是“第四特区”说得上话的人物之一。

“第四特区”在数支割据武装中,地盘如弹丸。又处于“夹缝”之中。

目前第四特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在原缅共的各支独立武装中是相对较快的一支。昔日不毛之地的小孟拉,今日已是大楼平地而起,各种基础设施正在建设,粮食自给有余,财政收入大增。
发表于 2007-11-9 18: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美斯乐的国际难民

都是血和泪哦


发表于 2007-11-9 18: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一边,确实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